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老师VS学生《1》
老师VS学生《1》
  
字数:28163字
下载次数: 66





***********************************  第一次创作,写的不好请各位大大多包涵
***********************************
                (一)

  学生:

  一早起床对著镜子刷牙时,心怡看著镜子里微红的眼睛,心中一夜的挣扎让自己几乎都在半睡半醒的状态,也好,心理想著,这样子也许看起来更是楚楚可怜,相信今天的事应该更容易成功才对。

  许心怡是机械科五专五年级的学生,在一般人的印象中念机械的女生大概都长得有点抱歉,但许心怡是个例外……虽说不算是个美女但也长像清秀……虽然如此,她的家境却颇让人同情,从型是个拖油瓶,国中一毕业就被后母赶出家门,自己自食其力半工半读,好不容易撑了四年多,眼看著就要念完专科啦!好歹也算对得起自己了。在她心中早就编织著毕业后那海阔天空,自由自在的美梦,但是前两天宣布的成绩,就像是晴天霹雳,美梦刹那间变成了恶梦,她的电脑绘图被当了,很可能延毕。回想过去的四年,虽然也当了不少,但为了能准时毕业所以总是能及时的补修完,没欠任何的学分,眼看毕业在即,一旦被当誓必要多念一年,不行……绝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再一年……非把自己搞疯了不可。想了一夜只好用出最后的一招——色诱,在网路上看一些文章好像都满有效的,再加上赵老师年龄30多岁,应该是经不起挑逗才是,但是要真做这种事想起来还是有点慌,不过在外工作的四年,也看过不少男人,男人其实都一个样子,心想应该是不难吧!

  老师:

  第一眼看到她时,心里就产生了极大的悸动,因为许心怡这女孩像极了他的第一任女友—裕惠,他们二任相识时是大二,正是这个年龄。虽然裕惠曾在大三和大四时两度为他怀孕而堕胎,但是仍然在他当兵赴外岛时发生「兵变」。回到台湾时早已嫁为人妇在台中的某国中当国文老师,他曾经数度守在校外企图见她一面,但是每次偷偷地望那一眼换来得却是暗夜的哭泣。几个月后他终于放弃了,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把自几淹没,在工作中

  30岁那年他结婚了,娶了壹位非常爱他而且说能干的女人,他以为从此就会淡望当年的一切悲痛,直到他见到了她。从那一刻起,他心中的欲望也跟著燃烧……

  当他第一次和裕惠在公园暗处亲吻时,两个人都是那么地笨拙。当他第一次裕惠抚摸亲吻她的双峰时,是那么地贪婪直到今日仍然记得那双峰的柔软。当他第一次和裕惠:「袒承相见」时,在他心目中,她的身体简直就是女神,轻抚千遍万遍仍不厌倦。当他第一次进入裕惠的身体时,飞上天的感觉无法用言语形容。
  当他第一次……当他第一次……当他第一次……这些第一次的思念在他看到许心怡这个女孩时全都爆发了出来,他又做了一次傻事,假藉开研讨会为名瞒住了妻,到了台中的某国中门外守候,当裕惠下班时,他假装行人和她擦身而过,令他惊讶的是,她好像跟本不认识他,是假装?没注意?还是15年了早已忘了一切?

  回到台北,那许多的「第一次」更是占满了他的思绪。

  学生:

  心怡骑著机车,由汐止到学校只要十几分钟,但是到了校门口竟然友了不敢进去的恐惧,到学校对面的军人公墓绕了一圈,军人公墓虽然叫公墓但是却比公园还美,缺少了游人却多了份宁静,很容易让人心情沉淀下来,进校门后心理只想著:

  甚么时间去找老师?

  用甚么理由去找他?

  用甚么方法开始?

  查了课表后知道老师下午都没课,他一定会待在空无一人的实验室里,那个地方很棒,那是老师的专用研究室绝不会有人贸然闯入,如果事情闹开了,老师必然恼羞成怒,必然当我,那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上完下午的第一节课也是今天的最后一节课,心怡正想著药用甚么理由去找老师才不惠引起同学们的怀疑,结果班上一位男同学竟然跑过来说::许心怡,赵老师找你,去他的研究室找他。

  许心怡一听,太棒了,名正言顺,去他那儿绝不会引起任何的怀疑了。
  老师:

  从台中回来以后的他,连续失眠了好给天,但是又怕被妻看出来,只好藉口说研究工作正在最后紧要关头,所以要多花点时间留在实验室,其实大多数的时间都只是在那而发呆洏已……

  今天一早,到学校附近散步,远远得就看见许心怡,一个人在前面不远的地方徘徊,本想叫她但是看到她似乎心事重重的样子,当下就决定远远地看著她就好,反正附近也没有人,心想应该没关系吧!

  跟著跟著,裕惠那清秀的脸庞,柔软的双峰,身体进出的快感,缠绵的抚慰,………又涌现在脑海中,甚至于使得他兴奋了起来,幸好周遭没人,否则看到那鼓起来的裤子,非遭来异样的眼光不可。还好没多久,许心怡向学校里走去,他才若有所失的回到研究室。

  整个早上是怎么渡过他也不知道,只知道如果能重温当年的美梦,是多么的美好,只要能再来一次,就像是失乐园中的那一对恋人,即使选择自杀也在所不惜。

  回到研究室他查了她们的课表,知道她们下午只有一节课,「一定要把握机会」心里想著,「叫她来即使是谈谈话也好」。心中燃烧的欲望这样子告诉自己。
  学生:

  许心怡心中忐忑不安地走向赵老师的研究室,心中早就把昨晚复习了几百次的开场白再想了一次,务求天衣无缝。一走进研究室就看见赵老师脸色不悦,心怡一紧张心想:完了。刚才复习的开场白刹那间忘了一大半,只好结结巴巴的说:「老师你找我有甚么事?」

  老师:

  当他差一位同学去叫许心怡来时,其实心中是很矛盾得。

  「叫她来到底要说甚么?总不能直接说你很像我以前的女朋友,如果她受了惊吓,跑出去并且宣扬出去要怎么办?」

  想著想著就看到她走了进来,并随手把门关了起来,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的他只好扳起面孔,说:

  「许心怡你这次考得很差,是全班的最低分你知名吗」

  此话一出,他就发现她脸上似乎一抹微笑一闪而过,心中不由得奇怪但又不知为何如此。

  学生:

  许心怡一听他主动的把成绩拿出来谈,紧张的心情马上轻松了一半,

  「只要引入话题就好办了。」

  昨晚想了一夜的藉口终于有了一个起点。

  「老师,我考试的前一晚差一点就被强暴了。你知道吗?第二天考试的时候根本精神恍惚,连自己在画甚么都不知道,你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

  「强暴?真的假的?有没有怎么样?要不要紧?」他用存著怀疑的语气问道。
  太好了,一切都如预料的进行。接下来他又问:

  「有没有报警?」

  「没有」,心怡回答「听说只要是没有插进去,强暴的罪名都不会成立,再加上当时只有我们两人,所以也没有任何的证据,应该拿他没办法才是。」
  心怡说完后不由的脸红了起来,看似因为不好意思其实是为接下来要作的事紧张且有点著急而红的。

  老师:

  听到她差一点被强暴,他心中一片慌乱,又听到她说「没有插进去,」这么露骨的话,心里直想著怎么办?只好由著她继续说下去。

  学生:

  「老师你看我为了逃走,还被他弄的腿上瘀青了」,其实那是前两天不小心被机车的排气管烫伤的,快好了以后看起来还有点像,管它得,反正有点伤是真的。

  当她把裙子拉起来以后,他只瞄了一眼没说甚么。这怎么行,一定要有下一步才能要求他给我及格阿!

  伤痕在膝盖上方的大腿上,心怡鼓起勇气抓到了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大腿上。
  为了今天的计划,她连裤袜都没穿。「老师你看看只有这一点伤痕要怎么告他?」

  心怡突然发现,他的手冰凉而且有点颤抖,就把拉他的手稍微放松了一点,结果发现他的手似乎没有离开的意思,还轻轻地抚摸了起来,心想:成了,但是要怎么开口要成绩?又怎么结束呢?

  老师:

  当心怡拉起他的手放在她的大腿上,还真让他吓了一大跳,心里想著:
  「她到底想做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