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仙门《1》
仙门《1》
 
白云飘渺,群山耸立,然其中一山峰却要高于周山数倍,遮云蔽日,得名「天柱」。

  此山仙灵之气云集,虽不及于玄门三脉、佛门六宗与魔门七十二路,却也胜于一般灵气聚集之所。

  山上有一仙门,名曰「齐云」,为玄门三脉之一「天剑门」之分支,虽是分支,然近百年内因发掘出天柱山内一处「隐灵脉」之故,人才辈出、仙灵之气凝集,却也令玄门越发重视。

  然,此刻所要述说之事却非在此齐云宗内,而是在天柱山百里之外,一处无丝毫灵气的孤山绝壁之上。

  「磅……」凭空一声雷响,此山柱上凭空炸出一团黑雾,雾散气逸,若是修行有道之人在此定会为之大骇,此黑气之污秽天下罕见,草木触之即腐、土石近之则尘,便连此雾周边之空间都隐隐颤裂,竟似不容于世间之污物。

  此黑雾为天地所养、雷霆催生,此种天地间凝虚化实之物跳脱五行之外、天地法则无可缚之,本是难得一见的仙物,可没想聚凝之后竟是此等至污之物,片刻便要被天地之力毁去。

  黑雾化聚化散似是痛苦不堪,然一须臾内,此黑雾竟是凝成人形,生双目、长口鼻,四肢俱成裸身凝体。又是一须臾间,神魂生成,剩余秽气分做三股黑气缠绕于魂躯,分别是贪、嗔、痴此佛门所言之三毒。

  短短时分,黑雾所化之人形越发凝实,神魂亦近趋稳固,绕于周身之三毒黑气也迅速的发生变化,先是贪之一气,此黑气于头顶之处翻滚凝散,渐渐分出财、色、权、食……种种世间人之所欲,其余二气亦缓缓缩动……就在这时,又一声凭空雷响。

  一道雷霆凝成金柱轰然砸下,竟是一瞬间便将此黑雾凝成之人形打的粉碎!

  此黑雾因雷而生,又因雷而灭,生灭之间竟是连一弹指时分都未至……却漏了一道细如丝般的黑气。

  此黑气为「色意」,却是三毒「贪」之中最早凝成之污邪意念,也因最早凝行已有一丝灵,在雷霆轰落之际却是即时遁入神魂之核内,一瞬雷鸣,竟是只余这丝若有似无之黑气存于天地。

  色意毕竟主生死之中生之大事,似污非污、近秽非秽,此也是其能残存之主因。

  此丝黑气虽残存了下来,上头那一丝灵却也被劈的粉碎,游离之间眼看便要烟消云散之际,却似是受到什幺吸引,急急朝一处方向窜去。

  一念有多快?

  百里之距竟似咫尺之间,此丝黑气终是在即将消散之际险险的钻入一人神魂之中。

  「哈啊……」一少 年神色惊恐的弹身而起,险些要摔到树下……他原本正在树上小睡。

  「奇怪……什幺东西?」少 年喃喃自语,只依稀记得梦中一道黑芒钻入自己脑中,他便被硬生骇醒了。

  「林苍茫……」远处一声喊声惊回少 年的神思,却是同辈之人在唤他前去休息了。

  跳下树,名为林苍茫的少 年摇了摇头,朝齐云宗门内跑了回去……

第一章

齐云宗殿内,正在分收新进弟子。

  此刻跪在大殿中央的少男少女,俱是已入门任杂役十年且修入门功法达练气十层之人,心品格考核都无大过,今日就要被正式收入齐云宗内。

  林苍茫正在其中。

  他虽算不上勤奋,分下之工作却也都[全篇]成的一丝不苟;资质算不上上佳,却也在半个月前达到了练气十层。

  如这类平庸弟子自是说不上多热手,大殿之中资质上佳之少男少女早已被一旁的齐云宗道人挑走收入门下,其中有一名天生灵气凝顶的少 年,甚至有两名道人为了争他险些大打出手。

  而现在,便仅剩下林苍茫和一旁的八名少男少女。

  赶走……自是不可能的事。

  达不到标准的早早便被送下山了,要说他们这群少男少女的资质,十年修到练气十层也算资质上佳了,所谓「平庸」,也是指和门内弟子相比罢了。

  只不过齐云宗规模本便较小,比不得其它动则千百弟子的大派,门内资源虽说极好,却也是少而优。如此情况,自是变成门内长辈除了资质难得上佳之外均吝于收徒了。

  天尘道尊……齐云宗掌门人却也是早知此种情况,当下一指一个的强分下徒弟。

  「……你便拜在天音仙子门下。」林苍茫恭敬的站起身,一抬头却是傻了。

  其他师傅收徒,便是不愿也会上前为之种下一道灵诀将之带回身边,然而他此刻却是怎幺也等不到他的师傅来接。

  眼看身旁同辈之人越发少去,到最后却是仅剩他和另外一男一女呆呆的立在大殿之中。

  「掌门,天音仙子被派三十年后分神前往天外太虚殿支援玄门,此刻正在炼制一件罕见的神念法宝;百草道人醉心炼丹,距他说的七七四十九天丹成之日还有五日;红萝师姑三个月前被魔门修士所伤,正在修养……」眼看掌门脸色越来越不对,一旁一名弟子赶紧上前说到。

  天尘道尊在听过后脸色终是好了许多,一指点出绽出三道白光分别遁入林苍茫与另外一男一女眉间。

  此灵诀名曰醒神,以大法力通彻被施术者之神魂使之心魔难近,只有结丹期以上之修士才有能力施放此术。

  受了由掌门所施之醒神诀,林苍茫身旁那一男一女均是瞬间精神一振目光通彻,没人注意到的是,那醒神诀遁入林苍茫的神魂内,还未及绽开便被一道不知从何处钻出之黑芒给摄住,瞬间碾的粉碎……「此处便是天音前辈的居所,现下天音前辈应该正在炼化法宝的紧要关头,你便在此好好待着,千万别乱闯。」由于没有师傅带领,林苍茫是由一名门内师兄御剑带至他师傅的居所。

  那名师兄显然也有要事,几句话吩咐下后,给了他一本「齐云剑诀」和一枚待天音仙子出关后交给她的玉简后,便御剑飞去。

  羡慕的看着师兄踏剑而行的英姿,林苍茫迫不及待的翻开那本齐云剑诀修习了起来。

  修真是为了什幺?

  有人为了长生、有人为了力量、有人为了复仇……林苍茫却是很简单。

  当初他孤身一人快要饿死在路旁时,看着那名踩着剑光落在他身前问他是否愿意修仙之时,让他点头的不是饥饿的痛苦、不是死亡的恐惧、也不是对命运的怨恨。

  他想飞……看着那名仙长御剑而落,林苍茫这名少 年在最开始……只是想飞而已。

  大多时间都在小屋内钻研剑诀,觉得略有所得便兴冲冲的到外头掐诀施展,饿了便吃事先从食堂拿的粮饼,渴了便?喝小屋旁湖内的清水……也不知过去多久,有一天当林苍茫在小屋外因为成功令剑身飞起而蹦跳不以时,那处原本以为会永远紧闭的洞府之门,缓缓的开了……「你是谁?」这是林苍茫与天音仙子之间,说的第一句话。

  接过林苍茫惶恐着递过来的玉简,天音仙子神识只一扫间便知晓了一切。

  「给我安了个弟子?哼……也不怕我在天外太虚殒落……」冷笑了声,天音仙子随手焚去玉简一双美目看向林苍茫,不得不说林苍茫此刻看上去实在是令人皱眉,多日未曾清洗的身上满是污垢与沾上的沙尘,一旦靠近还能嗅到从其身上传出的难闻异味……林苍茫这时也发现了不妥,无奈他这些时日均是醉心剑诀,便连吃饭睡觉都闲麻烦了,遑论清洗身体?

  天音仙子一开始冰霜般的脸上也是皱紧了眉头,但在看到林苍茫手上那一道道因为日夜练剑而裂开的血痂和身后桌上那策几乎翻烂了的「齐云剑诀」后,脸色却是好转了不少,便连那一脸的冰霜也隐约温缓了少许。

  「原来却是个痴剑的……也罢!你便跟着我修行,只是在筑基前不准再弄得如此脏污!」筑基期修士自是寻常污物不能近身……知晓所拜的师傅是个爱干净的,本来就不喜脏污的林苍茫赶紧恭敬的应了声。

  洗净身体、换上干净的衣服后,林苍茫第一次走进了天音仙子的洞府内。

  洞府内远比外头看上去要大上数倍,显是用了须弥的神通,进入洞府后眼前却是三处禁制,禁制上电芒瞬生瞬灭,看上去厉害异常。

  「这三处禁制由左而右分别是丹房、药园和我平时修行之所,我先教予你除丹房外两处禁制进入之法,仔细看好了!若是记错了引动禁制神魂溃散我可来不及救你!」天音仙子开始还语气淡淡,说到后来却是让林苍茫惊出一身冷汗,连忙凝神记下禁制之法,也幸亏他多日钻研剑诀此刻精神仍旧强盛,若是以往恐怕只一次还记不下来。

  眼看林苍茫只一遍便记了住,天音仙子对这弟子不禁又满意了几分,点了点头也不说什幺便进到修行间。

  林苍茫一愣连忙跟进,当他穿过禁制进到其中后,却是被惊的一时呆住。

  这却是一处大殿。

  只见此殿内数道巨柱顶天而立,周边数道阵法缓缓运转牵动洞府底下灵脉之气冲天而起,林苍茫目光追之看向上头大殿顶处,只见无数灵气环绕纠缠,隐约间眼前似乎再不是那数屡仙气与横梁竖柱,而是自己飘然成仙、踏剑而行的景象……「呼啊……」林苍茫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呼,满头冷汗的摔坐在地,此殿中的阵法竟是能牵动心神凝成心魔,投印出心中最深处的所欲之事令其沉迷而不可自拔,幸亏林苍茫御剑而飞的欲望本便单纯,多日修练剑诀后更是心知此事指日可待,这才轻易破开了心魔。

  「疑?」这回惊疑的却换做了天音仙子,她本想用此阵考较林苍茫之心神,只待其撑过半个时辰便动手解开阵法将之正式收为徒弟,没想林苍茫却是自己破除了心魔出来。

  吃惊归吃惊,天音仙子此刻却是对林苍茫说不出的满意,她本便不喜天资过人之人的心高气傲,对于林苍茫的平庸资质便不大在意,何况见其没人催之便痴于练剑整整半年,现下轻易破除心魔又可见其道心之坚毅,当下再不迟疑坐到了殿中央的法阵中央,檀口轻张朝着林苍茫说道:「苍茫,你既然拜我为师,我便传这『明心诀』与你,我知你痴于练剑却也别一心沉迷剑上,方才之心魔你应该亦有所查觉,此『明心诀』虽非什幺无上妙法却也独树一帜,其中明心见之法于破除心魔上特有其效。」「另外这一册是我药园的培药之法,你回去全数记下了,以后外园便交与你打理。以后在每日这个时刻,你若在修行上有什幺疑惑都可来找我,若是有心大道,切记入门的『天云诀』不可落下,待时机成熟我自会予你筑基丹助你筑基。

  」林苍茫接过玉简恭敬称是,目光望去只见殿内仙气飘然,身处其中的天音仙子此刻看上去更是圣洁不容侵犯,长长的发丝梳成髻俐落的盘起,冰雪般的面容微微笑着透出几丝温暖,如天鹅一般的玉颈,那一身白衣下冰玉般的肌肤……不知为何,翻看着「明心诀」的林苍茫脑中却是不断的闪过天音仙子那盈盈的身段、冰玉般的容颜…………似乎,踏剑飞行对他来说不再是那幺诱人了。

  第二章

修道之路漫漫,只眨眼便过了三十年。

  这段期间林苍茫虽不知何故对御剑飞行不再那幺痴于其中,却也将「齐云剑诀」练的有模有样,「明心诀」亦是已修练到登堂入室,几次天音仙子无预警的启动阵法都无法再动其心神。

  入门功法「天云诀」也在林苍茫勤勉的修练下,于三年前筑基成功再不需凡食,仅仅二十七年便筑基成功,林苍茫精进的速度竟是丝毫不在那些资质优秀的弟子之下!

  天音仙子也对收了他这幺个弟子无比满意,这或许也有林苍茫将药园照顾的无比良好的缘故……前些日子她才将内园也一并交给了林苍茫照顾。

  这对师徒却也是异常相似,平日无事不出门只是闭门修练,修练有所得便出门或是御剑、或是布阵、又或是直接抓个熟识的师兄师姐来对招。

  无形中,林苍茫和天音仙子这对师徒却是比之一般师徒要更加亲近几分。

  其实林苍茫自己也觉得奇怪。

  他是个懒散的人,一开始就是,会痴于剑诀也只是想飞的心念太过强烈。

  然而现在,明心诀小成、晋升筑基期、[全篇]全记下药园所有草药的培育方法……即使是现在,他都很难相信自己是怎幺办到的。

  要说共通点的话……大概就是这都是天音仙子希望他做好的事。

  这数年来,他也发现自己对他的师傅……天音仙子的感觉越来越奇怪。

  他会趁打坐的时候偷瞄那高耸的双峰,会在不经意间控制不住目光的看向袖口、裙摆之处,会在梦中呆呆的凝视天音仙子那冰玉般的绝美面容……林苍茫不知道的是,在他的神魂之中,一点黑芒正缓缓的、坚定不移的扩大……「天外太虚?」大殿之中,林苍茫愣愣的看着天音仙子。

  「是的,那天外太虚为玄门与魔门长年争夺之处,其中上古遗留下的阵法玄妙异常,我等修道之人只有神魂能进入,我修练的『千玄凝意诀』是专修神念的功法,是以齐云宗便是派我前去。」「会不会有危险?」在回过神之前,林苍茫这句话已是脱口而出……「呵……师傅我长年以幻境练心,又已练化这神念法宝『如意培元镜』,若是还是陨落那也是天意。你我修道之人既脱生死,那便是无悦生、无怨死,生死由我主、任天定,如此而已。我神魂离体后,这处洞府便交由你打理,此后我神魂会不定期归来,若是我肉身呕血,你便去找掌门,若是我身陨……你便去拜在百草道人门下吧!」天音仙子面如冰玉,清声如罄,话一说[全篇]只见大殿中聚敛的灵气陡然一顿,随后从天音仙子头顶上一道霞光飞出,无一丝阻碍的穿过石壁飞向天外……林苍茫在天音仙子前呆坐了三天三夜,直到殿内法阵因无人驱使而灵气渐逸,他才确信了天音仙子的神魂已前往那什幺天外太虚的凶险之处。

  之后的日子却也一成不变,练剑诀、打理药园,趋动阵法……只是少了天音仙子的训语斥音,他的勤勉却似突然消失了一般,除了药园打理的勉强算[全篇]善外,修为进度简直是惨不忍睹。

  三年过去,那天外太虚似是仍在奋战不休,期间天音仙子神魂归体过一次,看到林苍茫近乎停滞的修为自是气的大骂,但那?边似是紧迫异常,天音仙子神魂也只待了半天不到便又离体而去。

  这日,林苍茫懒洋洋的坐在天音仙子的肉身之前,便似以前教授法诀时一般。

  他打着呵欠,「明心诀」有一下没一下的运转着。

  这时林苍茫神魂中的那点黑芒,已在不知何时消失无踪。

  他的神魂已是化作了灰色……那黑芒竟是已和他的神魂[全篇]全合成一体!

  神魂早在一年之前便已[全篇]全黑下,从那时起林苍茫便发现,自己时常心起纷念。

  他开始会想起,以前和自己一起砍材的同辈师妹那娇小玲珑的曼妙身躯,睡梦间也时常梦见无数绝色裸女身披薄纱与之嘻戏,开始时林苍茫只当是自己承受不住离别之感被心魔入侵,但随着「明心诀」的修练越发高深,他也渐渐查觉不对。

  自己没有丝毫心魔袭魂的迹象。

  那更像是……从心底深处爆发出来的……「本能」。

  「该打理药园了……」摇摇晃晃的起身,重归于散漫的林苍茫却是忘了自己扔在脚边的玉简,一脚踏滑间不小心摔了一跤!

  「啊痛痛痛痛痛……呃!」喊痛的声音突然停止。

  林苍茫呆呆的看着身前天音仙子的身体,双目中隐约有黑芒掠过。

  只是摸一下……应该没关系吧?

  他的手微微颤抖着,那近在尺尺的玉手却是让他怎幺也不敢亵渎……陡然间心头一股冲动涌起,林苍茫只觉一瞬间胆气大壮,竟是一把按在天音仙子的玉手之上。

  瞬间,心神大亮。

  亮起的是黑光,无边无际的黑色光芒,只是一个动作间,林苍茫这名少 年的神魂便从黯淡的灰色,变做了深沉的黑色。

  这也意味着他再也无法回头了。

  欲火大帜,他突然不再满足于这样简单的碰触了。

  既然都已经摸了……那再多一点也无所谓了吧?

  林苍茫的手再一次颤抖着,抚上天音仙子那冰玉般的脸蛋。

  这次不再是因为挣扎与畏缩,而是因为兴奋。

  无比柔嫩的触感,为林苍茫带来无比的感动。

 ∨天之外,天外太虚。

  天音仙子手中宝镜霞光一闪炸散了面前袭来的巨大骨手,剿灭强敌的她尽管看上去有些狼狈,却仍是掩不去那冰清玉洁的姿容。

  放眼四周,无数玄门修士正与魔门修士拼杀的惨烈,无数神念交错让这处战场更添凶险。

  轻咬下唇,再度冲上迎敌的天音仙子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正被最喜爱的徒弟亵渎着……林苍茫用舌头轻轻舔过天音仙子的脸蛋,在柔嫩的肌肤上头留下了一道长长的湿痕,随即却是消失无踪。

  结丹期的修为,污物不沾只是最基本的神通。

  这时的林苍茫已是令天音仙子背靠着自己搂在怀中。

  神魂离体的天音仙子仍缓缓呼吸,美目轻闭,香唇却被撬了开……林苍茫正以口相就着。

  两人的唇紧紧贴合着,林苍茫舌头贪婪的探入其中汲取一切他所渴望的,舌尖仔细的舔过每一粒贝齿,凶猛的缠住天音仙子的香舌,甚至将之吸入自己口中细细舔吮,两人也不知交换了多少唾液,林苍茫就像是沙漠中的旅人般贪婪的汲取天音仙子口中的芬芳。

  衣襟被粗暴的扯开。

  冰清玉洁的雪白肌肤刺激着林苍茫,他继续疯狂的舔吮天音仙子的香唇,手却是从扯开的衣襟处摸索了进去。

  滑腻的肌肤触感令他心跳漏跳一拍,然而,这还不是终点。

  半褪的衣衫下,单薄的肚兜遮掩住那最后的圣洁。

  林苍茫手滑入衣衫内按在天音仙子那平坦如玉石的小腹上,跟着一路滑上,直到碰到一处柔软。

  他知道那是什幺。

  他当然知道那是什幺。

  那是无数次在他梦中出现过的销魂之处,而现在,他成功碰触到了这梦幻。

  他用手掌轻轻托起了那团柔软的乳房,放下,再托起,在放下。

  一种如同吸食罂粟果实般的美妙触感疯狂的袭击了他的脑门!林苍茫再不控制欲望,他手掌狠狠捏住了天音仙子那丰盈饱满的玉兔,另一手爱不释手的抚摸着扯下衣衫后露出的美丽裸肩,口舌不断的深吻着因为呼吸困难而脸蛋变得红润的天音仙子,怒胀的下体则是死死抵在天音仙子美妙的臀部上尽情的撞动。

  那是一种超脱生命的快意!

  他的双手一手一个狠狠的捏住天音仙子肚兜下的盈盈双乳,仿佛要将之捏爆一般死命的捏挤,那力道也同时将天音仙子紧紧的搂入他的怀中,天音仙子香舌被林苍茫的舌头疯狂的交缠住,丝丝津液从那被吻的红润的唇边沿着玉颈流下,两人下身一下又一下「啪!」「啪!」的撞击声在大殿内清澈的回响,听着竟像是林苍茫在拍打天音仙子那娇翘的香臀……一声低吼,林苍茫死死的将昂扬的肉棒隔着衣物抵在天音仙子的挺翘的臀部上,力道之大甚至还将龟头部分隔着衣物插了进去!

  大量的精液疯狂的朝天音仙子的臀部射去,却在中途被两人间隔着的衣物尽数挡下,两人下体碰撞处的衣衫顿时湿淋一片。

  因为第一次射精而有些无力的撑起双腿站起,看着眼前衣衫不整、脸色红润的天音仙子,林苍茫发现自己竟没有一丝一毫的后悔。

  有的,只是对接下来美好日子的贪婪期待……

第三章

这是一处仙气飘渺的大殿内。

  法阵凝光闪动间,一名少 年出现在大殿内。

  「紫茵极花种下去后必须在三十二个时辰的瞬间采摘,三十二个时辰……应该够十七次左右……」他一边喃喃念着什幺,一边走向大殿中央。

  那是一名仙子。

  冰玉般的容颜、匀称的双肩,高耸的雪峰,盈盈的腰身。看上去竟是无一处不美。冰清玉洁的圣洁气息更是让人不敢亵渎,甚至只是靠近都会自惭形愧。

 ∩那名正喃喃念着什幺的少 年却是毫无顾忌的近到了那仙子的身前,跟着他竟是在那仙子面前脱下了裤子!掏出他那根昂扬的丑陋之物,便这幺随意的伸手掐开仙子的小嘴,将他那狰狞的丑物插了进去!

  「师傅,药园内黄萝根已用天净灵水成功催熟,已经全数采收改种紫茵极花……唔!果然还是干在舌头上爽!」一边恭敬的禀报,他一边摆动着腰身干着仙子的嘴,挺动间更是抵的仙子香腮不断鼓起,显得越发淫靡不堪。

  这少 年自是林苍茫,自从十年前亵渎了他师傅……天音仙子神魂离体的身躯后,他便开始了日夜疯狂。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天音仙子冰清玉洁的娇躯几乎成了他的专属妓女,一天除了少部分时间打理药园、修练剑诀外,几乎有大半时间都在天音仙子这美妙的香躯上淫乐,若真要换算起来,这十年之间,天音仙子至少含着林苍茫的肉棒度过了四年。

  奇怪的是,尽管修练时间少之又少,林苍茫的修为却似是爆走一般……短短十余年时光,他竟是从筑基初期冲到了筑基后期颠峰,只需时机到来便可冲击结丹!

  也幸亏林苍茫一心渎弄天音仙子从不轻易外出,否则以他的修为精进速度肯定会被抓起来研究。

  几下抽送林苍茫只觉越发兴奋,腰身摆动之际更是放力撞动,却是干的天音仙子小巧的琼鼻发出细细哼声。

  干送的动作越发粗暴,林苍茫的两颗阴囊一下下打在天音仙子光洁的?下巴上发出响声,剧烈的摆幅撞的天音仙子头上盘着的发髻批散开来,柔顺的长发披垂而下,比之先前的圣洁却是更添妩媚。

 $烈的抽送间,菇状的肉杵擦过柔嫩的香唇带来更加令人疯狂的刺激,林苍茫几下抽送后便再克制不住,急忙将肉棒抽出小嘴,抵在天音仙子柔嫩红润的脸蛋上射出了精液。

  大量的精液「劈!」「啪!」的喷射在天音仙子冰玉般的精致面容上,射弄间却不见精液消逝,而是沿着那美丽的脸庞缓缓滴流下。

  天音仙子污物不沾的神通竟是失了效!

  费大心思找到并学会此封印天赐神通的法诀,只为能看到天音仙子脸上被射满他精液的模样,连林苍茫自己都没察觉,他对「色」之一字已是投入到何等境界……驾轻就熟的扯开天音仙子的衣衫,林苍茫手指轻轻挑开天音仙子裸肩上的肚兜系带,轻薄的布料顿时滑落露出两团盈盈玉兔。

  将原本端坐着的天音仙子手扶着放躺下,林苍茫轻身坐在那平坦如玉石的光洁小腹上,他那顶端仍沾着精液的肉棒向前一顶,顿时挺入了天音仙子醉人心神的柔软雪峰之间。

  双手推挤着柔软的玉兔夹住肉棒,林苍茫开始一下下舒爽万分的抽送,看着天音仙子那因为身体摆动而轻点着的冰玉容颜,以及玉容上自己那已有些干涸的精液,一种说不出的快意让他那黑暗的心神缓缓壮大……天外太虚,天音仙子的神魂正全力催动着手中宝镜挡下敌人袭来的一道道阴邪血光。

  那是一道骷髅形状的神魂,身周鬼气森森,一道道阴邪之光从他指尖飞快的弹射出。

  敢来此天外太虚的修士,不是天生神念壮大便是修有培育神念的特殊功法,天音仙子结丹中期的修为在此地也不过泛泛,此刻便是遇到了魔门强敌。

  数年血战,也多亏了她那「如意培元镜」于阻人神念上有强大威力,方能多次逃离险境,而无数次生死之战也让其神念越发凝实,并非毫无收获。

  然而,这次却是比之以往都要更加凶险……一道道阴邪之光打的天音仙子手中宝镜一时只剩下抵御之力,突然一道为不可察的粉光从后袭来,天音仙子一时抵御不及竟是被打个正着!

  一时间无边幻象袭来,隐约间天?音仙子只觉自己不知何时竟是被剥个精光,白玉般的双手双脚均被赤裸裸的用四道黑绳分别捆绑住拉的大开,无边春光顿时一览无遗。

  在她身前一道黑气凝集幻化作一道骷髅,那骷髅浑身均是森森白骨,唯在下腹之处竟是以一团黑气塑成了根巨硕昂扬的肉棒!骷髅森森大笑着走上前,两只骷髅手一手一边冰冷冷的捏住天音仙子因为挣扎而怒跳不已的玉兔,黑森森的肉棒毫不留情的朝着天音仙子的密处很狠刺了进去!

  「唔……」冰玉般的娇颜露出痛苦的神色高高仰起,露出一段天鹅般的白晢玉颈,骷髅森森笑着大力搂住天音仙子未着寸褛的盈盈娇躯,一下一下将这足以令无数男人为之疯狂的香躯朝上挺去。

  「唔嗯……哼、哼嗯……呃呜……」一声声闷哼从天音仙子紧咬着下唇的檀口溢出,柔软的身躯上传来冰冷的骨头触感,在她体内动作着的巨硕肉棒更是将她轻盈的身子顶得一下下跳起……「……给我破!」就在就在骷髅抽送的越发快速、眼看不知将在发生何等可怕之事时,天音仙子一双美目突然绽出神光,无边神光瞬间将骑跨在她身上的骷髅轰得粉碎,同时也炸开了四周的虚幻!

  从天音仙子被骷髅恣意奸淫到击破骷髅脱出,其实也仅仅是她被那道粉光击中的片刻时分,那粉光却是能袭人心神勾出色相心魔的法诀,男子所见多是裸女淫欢,一但沉沦其中不可自拔自是会被施术者轻易击杀。

  天音仙子尚是处子,本对于此术该是无丝毫抵御之力,但其所修练之「千玄凝意诀」最是锻人心神,其中「色」之一门以她结丹修为早已练过,当初在凝意幻境中被无数恶鬼轮番奸淫了无数时日都撑了过来,此刻只是被一只小小骷髅淫辱又怎可能动其心神?故只是一顿便醒转过来。

  但就是这一顿,却被那强敌欺近到身前!

  那骷髅形状的神念森森大笑,一掌印在天音仙子身上炸出森森绿光!

  那魔修一招得手随即得意的猖狂大笑,此掌名为「阴煞凝意掌」,袭人心神却是坏其体骸,以往神魂只消被他此掌击伤,不出片刻其神魂原本之躯体便会因阴煞入体而兵解,神魂也自然灰飞烟灭。

  天柱山,齐云宗。

  天音仙子洞府之大殿内,林苍茫正赤身裸体的盘腿而坐,一手上翻动着身前地上的「齐云剑诀」细细钻研,另一手却是托着天音仙子的娇颜,鼓着香腮在他大腿上吞吐他的肉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