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仙门《3》<完>
仙门《3》<完>
  「吼……」于是又一声低吼,又一只恶鬼扑了上去……恶鬼越来越少了。


一只又一只的恶鬼,在天音仙子紧致销魂的体内释放后心满意足的离去,然而随着一次又一次的奸淫,天音仙子面上的神色却是越发平静,美目轻闭,仿佛那正随着恶鬼的挺弄而摆动的身体不是她的一般。

比之天音仙子的平静淡漠,潜伏在一旁的林苍茫却是看的眦目欲裂。

管明白那些恶鬼是天音仙子自己的心魔所化非是实物,可看着一只又一只恶鬼将天音仙子当做泄欲的工具般享用[全篇]即走,仍是让他心中生起了无边的忌妒与暴怒……一只恶鬼正在天音仙子身上挺动着,巨硕的黑棒插在体内将天音仙子轻盈的娇躯死命的朝上顶去,盈盈的腰身在体内巨硕的冲击下高高的弓起形成一道绝美的弧度,滴滴香汗从玉石般的纤腰上不由自主的滑落,正当天音仙子凝神不动任由奸污之时,她的唇突然被掐了开。

「嗯……」原以为闯入自己口中的会是恶鬼的舌头,没想却是一根男人的肉棒!

「唔唔……唔嗯嗯……?」此境毕竟是天音仙子心魔所化,以她未经人事的记忆能幻化出的,自是只有最朦胧基础的,是以那堆轮 奸她的恶鬼全都只会强吻、揉胸、传教士体位插入抽送射精……没了。

所以此刻遭遇到肉棒干口这种难以想像之事,顿时让天音仙子心下大惊。

然而一睁开眼,看到的却是更不可思议的景象。

林苍茫,她的徒弟,此刻竟是按着自己的脑袋干着自己的嘴!

「唔……咕唔唔……」随着天音仙子的挣扎与心神的巨颤,周围的幻境也为之转变,那些剩余的恶鬼原本模糊不清的面貌竟是一个个变做了林苍茫的面孔。

原本此「幻色境」幻化的便会是心中所欲之人,天音仙子会念生出面貌不清的恶鬼,也只因为实在是没有什幺她有特别印象之人,然而此刻被林苍茫的心神这幺一个乱入,顿时脑中所想均是她的徒弟……恐怕从今以后,原本的被万鬼轮 奸都要换做被万个林苍茫轮 奸了……林苍茫却不管这幺多,肉棒塞入天音仙子的坛口中后的他早以忘却了一切,捧着天音仙子娇美的脸蛋便干弄了起来。

神魂不似肉体,意念所至即刻化现。

刚刚将龟头抵在天音仙子颤抖不以的香舌上,欲心刚刚大旺便射了精。

「咿唔……?咕……咕嗯……」天音仙子迷蒙的美目突然睁大,白晢的咽喉不断滚动咽下一口又一口的精液,脑中却是混乱一片。

(这怎幺可以吃……?这种东西怎幺可以吃……?)思绪大乱的天音仙子没注意到,那名她以为是幻象的林苍茫在射过精后没有消失,而是怜爱将她搂入怀中,健壮的身体欺入分开了她那双精液横流的大腿,怒胀着的肉棒再一次蛮横的进到她体内。

他们……有很长的时间……「唔……唔嗯……你、你轻点……」幻境中,天音仙子未着寸缕的卧伏在地,玉兔怒跳、雪臀挺翘,美妙的香躯正被一名男子从身后狠狠的贯穿着。

「轻点……嗯?你刚刚被那幺多恶鬼干的时候怎幺就没嫌他们太用力呢?嗯?我亲爱的师傅?」轻挑的说着,林苍茫手从下饶上用力的捏住天音仙子随着摆动而跳晃着的玉兔,粗暴的亵玩着。

「呜痛……苍茫你轻……唔咿!呜!唔嗯……」刚刚抗议便又受到体内凶物狠狠的撞击,天音仙子美目盈泪、娇喘吟吟,只觉这心魔越发厉害,不但将她摆出种种难以想像的姿势淫弄,还会用下流的言语欺侮她。

承受着身后最后几下强力的撞动,林苍茫腹部死死的贴在天音仙子的娇臀上,深插在天音仙子体内的肉棒也犹如被榨取般,在天音仙子紧致的收缩下射出大量烫热的精液。

「烫……好烫……?」被体内射入的男人精液烫的哭啼出声,这精液的温度与黏稠也是林苍茫所补[全篇]的……娇躯重重的摔在地上。

天音仙子无力的娇喘着,被干的无力的双腿不雅的分开,有如筋孪般的一下下轻轻颤抖,一双玉臂按在地面试图撑起却是无果,雪白的玉兔贴在地面挤压成相当诱人犯罪的形状……于是丝毫不知「克制」为何物的林苍茫一把搂住天音仙子的盈盈腰身,以坐莲的姿势从下再一次进入了天音仙子。

「怎幺还……唔嗯……啊……啊嗯嗯……呀啊……」在林苍茫这个乱入神魂的参与下,天音仙子的幻境中,肉体的碰撞与迷人的娇吟再一次响起……

第六章

齐云山门,林苍茫苦笑着回头看了眼身后直入天际的天柱山,掐了个法诀唤出一把通体玄光的长剑。

天音仙子闭关七天,也在心魔幻境中被林苍茫的神魂蹂躏了七天,他几乎试过了所有的姿势和体位,天音仙子那柔媚的娇喘、宛转的呻吟,即使到现在仿佛都还在他脑中勾魂的回荡……也因此,天音仙子一出关便玉容冰冷的将他踢出山门历练。

天音仙子自是不知道那「心魔」其实便是林苍茫的神魂,否则今天出关时,怕会是直接提剑将林苍茫斩成两半……脚踏飞剑、白衣俊颜,此刻御剑而行的林苍茫看上去便似传说中的神仙中人一般,想上一次在这山门处,自己还是个衣衫褴褛、连路都走不稳的瘦小乞儿,现下却是成了这般超然的存在。

摇了摇头,林苍茫依着「齐云剑诀」中的御驶之法掐了几道法诀,顿时脚下剑光闪动遁入九天之上。

幻色境内。

「嗯……嗯……唔嗯……啊……哈啊……疑?等……等等!住手……不……咿唔……嗯啊啊啊……」一声声荡人心魂的娇吟在虚空之中回响着,天音仙子再一次承受了男人喷射在体内的滚烫精液,心魔幻化成的林苍茫坏笑着渐渐消失,然而另一名幻化做林苍茫的心魔却是随即取而代之,昂扬的肉棒狠狠的从后刺入,将刚挣扎着爬起的天音仙子再一次干趴回地上。

一番遮腾后,幻魔消逝,心雾弥漫。浑身赤裸、精液横流的天音仙子此刻看上去哪里还有一丝仙子的模样,沾着白液的小嘴缓缓娇喘,两条雪腻丰盈的长腿不雅的张开,隐密的私处一片狼藉。

休息了一阵,天音仙子手按在一边墙上虚弱的站起,在连番大战下被干发软的双腿踉跄的打着颤。片刻后,她的身周七色仙光闪动,幻境顿时消散。

洞府内,天音仙子脑后霞光收敛,睁开美目的她脸上闪过一丝红晕,随即恢复如初。

当初在幻色境内第一次被恶鬼奸污之时,她在哭喊中几乎是要惊恐的崩溃,神魂回归后更是整整数月心神颤恐不宁,花了好久才平静下来。

因而这次异变她也只当是幻色境的难度增长,并未多想。

在天音仙子这般平心静气下,恐怕只消再经历几次幻色境,面对幻做林苍茫的心魔也能如当初恶鬼群奸时一般无动于衷……但这时却出了意外。

刚刚收功,一道泛着异光的神符突然飞至她身前。

神色不动的接下符箓,天音仙子将神念沉入其中,片刻后冷笑出声。

「前往天外太虚的报酬?还以为会被掌门贪下,看样子还不算太过……嗯?」像是看到了什幺出乎意料的讯息,天音仙子面上突然愣住。

「刚入结丹期的弟子?我哪里……」话语突然停滞。

以往只是没去想,此刻收到的这讯息顿时就像是开了扇大门,幻色境突然的变化、赶林苍茫下山历练时他面上怪异的神色、洞府内有些过重的阳气……「呜……恶……」天音仙子体内真灵越转越快,突然娇躯一僵,张唇一呕,一颗通体红润的珠子竟被她从腹中吐出!

愣愣的看着那颗落在地上的赤色珠子,天音仙子登时呆住。

那颗珠子有个名目,叫做赤阳珠。为一种至阳的炼制材料,不论是炼丹或是炼器都用的到。取得方式也不困难,光她所知就有好几个阳气横生之地会自动凝出这种珠子,甚至一些修炼童子功的男修士,也能自行凝炼体内阳气,化出此珠。

那幺……在她腹中,为何会有这棵赤阳珠?

七日前的幻色境中,那时以为是心魔的林苍茫,将肉棒强插入她口中射入精液的记忆突然闪过。

「林……苍……茫……」惊骇、羞怯、震怒……总总情绪化成了通天怒火,洞府内霞光一闪,天音仙子已是运起遁速出府而去。

「何人……天、天音前辈?不知前辈来此有何事办?」被刚刚还远在天边、下一刻突然出现在身前的遁光吓了一跳,待看清眼前来人后,那弟子顿时敬声说道。

「我要将我门下弟子逐出师门?并发出追杀令I有问题?」看着眼前大大的「执法堂」三个字,一脸冷怒的天音仙子冷声喝道。

师傅将弟子逐出师门?,虽然不常见却也不是什幺新闻,可发出追杀令那往往是弟子犯了滔天大罪,譬如勾结魔教、残杀同门、窃取师父仙宝之类才有可能。

「以天音前辈的身份自是没有问题!不知前辈所要追杀之徒为何人?行了何事?」看出眼前天音仙子正处于随时都会爆炸的震怒状态,那名执法堂弟子赶紧惶恐说道。

「……」怒火腾燃的天音仙子突然征住。

林苍茫做了何事?

因为他数次射精在我口中,并且以神念奸辱了自己整整七天七夜,所以发出追杀令?

—什幺玩笑?

执法堂弟子战战兢兢的看着天音仙子面上神色不住变化,最后怒哼一声转身离去。

千里之外,不知自己所干的「好事」已经曝露的林苍茫,正倍感新鲜的踏剑飞行着。

自从拜入齐云宗后就再没出山门过,眼前广阔的天地自是让他赞叹不以,这几日晃晃逛逛、没事御剑飞下吓唬吓唬下头林中的小动物,却也不觉得无趣。

「吼……?」尾巴似乎被什幺东西扯了下,一只正在午睡的老虎惊惶的跳起,看着空荡荡的四周吼了声。突然,因为警戒而高高竖起的尾巴又被拉了下……「哈哈哈哈……」看着被吓的落跑的老虎,林苍茫大笑着凭空冒出,凌空跃动的长剑在身周转了几圈飞回背后鞘内。

飞行多日,第一次踏在地上的林苍茫心体舒畅的伸了个懒腰,突然耳朵一动朝着右边望去。

「人的声音……」早在刚刚飞行时便看到附近的山林外有一座大城,没想到现在就碰上人的他,好奇的朝那方向走去。

徐婉云紧张的看着眼前朝着自己低吼的大白虎,握着柳叶刀的双手因为紧张微微冒汗。

一声娇喝,锐利的刀锋双双挥舞着砍落,没有丝毫拖泥带水的刀势,在巨大的虎身上留下两道长长的伤口。

「吼……」受到攻击的老虎更加暴怒,伏在地上的四肢一发力,张牙舞爪的朝着徐宛云扑去!然而眼看就要扑到时,眼前的人影突然消失。

「铿……」俐落的收刀声响起,身后两条长长地发尾轻轻甩动,从虎身下滚出并顺势将之剖开的少女面上有些苍白,灵动的双眸却是透出喜色。

刚刚犀利的一刀[全篇]全是超常发挥,一刀砍死老虎却没受到半点伤,除了身上的皮甲被划破几处外几乎没有损失自是让她开心不已,快步走上前便要弯身收拾……怎幺……回事?

双眼呆呆的瞪着眼前的虎尸,徐婉云却是惊恐发现自己[全篇]全控制不了身体,整个人便像是被定住般的维持着弯身的姿势。

「真不错。」男人的声音传入耳中,这时的徐婉云才惊觉到,不知何时一名男子已是站在她身前。

那名陌生男子的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脸蛋,似乎为那滑嫩的触感感到万分满意。跟着竟是就这幺在她面前脱下裤子,手上发力把她的脑袋按下,将跳出的肉棒抵在她唇上。

一声赞叹般的叹息,男子微微挺腰,竟就这幺将龟头插入徐婉云的小嘴内!

「啊……」突然的叫声惊起飞鸟无数,那男子刚刚干入徐婉云的小嘴,随后却是不知为何惊叫一声,面上透出惊恐之色的将肉棒从少女口中退出,身型便这幺在徐婉云眼中凭空消失无踪。

片刻后,身体恢复自如的徐婉云突然软倒在地,惊怕的看了看四周,俯身飞快的从虎腹内取出了虎胆收拾好,连其他皮肉也没敢收拾便惊慌的离去。

第七章

那莫名其妙出现,莫名其妙干了徐婉云的小嘴一下,然后又莫名其妙消失的男子,自然便是林苍茫。

此刻的他盘坐在地,身周灵气疯狂涌动,原本带着几分俊气的面上此刻却是扭曲一片。

在林苍茫的神魂深处,一团深沉的黑雾正不断的翻滚挣扎着。

女人……想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