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夜色
夜色
 


由於加班,到公寓时已经是12点了。开门时竟发现门虚掩着,心中一个突,难道是小月,不可能啊,她不是才带孩子回娘家住了吗,提前回来也没和我说一声啊。难道是,遇贼了!我心中一紧,想想还是看清楚比较好。於是把鞋袜都脱在了门口,我就这麽蹑手蹑脚的往主卧走,由於铺的是地毯,一路上并没有什麽响声。

透过卧室半开的房门,我的确看到了一个晃动的身影,像是女子,但肯定不是小月,她比小月矮了不少,想着小月高挑的身材,我下面竟然硬了,又想到现在的环境,老脸又是一红。也不知是吃错了药还是荷尔蒙分泌过多的缘故,我悄悄的挪到了影子後面,一把把她搂在怀里,果然是女子。我轻咬着她的耳垂道:

『亲爱的,回来了也不告诉我,是想给我个惊喜吗?』。怀中的女子身体一颤,稳定了情绪,才柔柔的说道:『死鬼,吓倒了人家哩。』很好听的声音啊,就不知待会在床上又是怎麽样了,心中窃笑。那女子见我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反而越搂越紧,已是知道身份被揭露。事实上从我抱住她的那一刻她就该知道的,何必又多说一句,而就是因为这句话,我已经不打算放过她了。『先生抱得太紧了,人家有些喘不过气了。』女子娇嗔道。这声音让人不觉心中一荡,不管她长相如何,今晚定要办了她。我心中有了定计,笑道:『小姐不请自来,我还没怪罪你,你到反过来怨起我了。』说着我用下身的硬物往前轻轻的顶了一下。

『啊!』,那女子显是没有想到我会这麽『无耻』,又似乎有些害羞,轻声道:『先生想怎麽样呢?』『想干你啊!』我心中喊道,表面上却说:『喝点东西,聊个天吧,好歹你也捡了我这只肥羊不是?总不能让你空手回去吧。』女子点了点头:『那就听先生所言了。』我松开了手,到门口把大灯打开了,眼睛却没有从女子身上移开过,自信凭借自己空手道黑带的水平对付一个手无寸铁的女人还是可以的吧。那女子把身体转了过来,我顿时惊为天人。是美吗?我已经不能确定了,足以让人迷失的眼睛,深邃的带着一丝哀怨,令任何人都为之心痛;高跷的鼻子,显是女子的骄傲,红唇却可以勾起任何男人的慾望,不施粉脂的俏脸却是清新可人,紧身衣把身体的曲线勾勒的玲珑突起,又是让人血脉一阵扩张,如此尤物却与盗贼挂?,不竟令人惋惜。『小姐可知道这样已经把我还惨了,』我苦笑道,也许这就是她屡次逃脱的法宝了。『先生说笑了,不是说要请我吗?

怎麽还站在这里。』女子含笑看着我。这局我是输了,美女见得不少,打过交道的也有,何况老婆大人就是美女了,怎麽还会傻眼。『喝什麽?』我心里却在苦想上次买的迷情要放哪了。『可乐。!』女子的这句话差点没让我摔死。『你要喝可乐!』我脑中飞转的搜索可乐的影子,突然想起儿子房里有一瓶,好像是上个星期买的,就不知道喝完没有了,不管怎麽样,这局不能输了,要不然就得让『郭富城』出场了,我走出了房门,没看女子一眼,我知道这女人自信的很。天可怜见,那瓶可乐还有那麽点,幸好大家其实并不在意喝的内容,我提出加点冰块,女子一幅不置可否的样子,我看了又是一心动。

『先生,没下药吧』,女子用皎洁的眼神盯着我。『废话,能那麽直接吗,老子又不是白痴。』我脸上却用最真诚的表情道:『小姐当我是什麽人了,我还不至於那麽冲动。』女子又是一笑,我一分神,把水全喝在了身上。『先生,东西喝过了,话也说了,我可以走了吧。』女子把脸凑近,吐气呵兰。我差点想说当然可以走,但在毅力的坚持下说道:『别急,好歹哪了东西在走吧,总不能让小姐空跑一趟。』说着我进了书房。『噢?不知道是什麽好东西哩?』女子盯着我,不见我有什麽动作,便跟着进来了。我蹲在一侧开保险箱,女子在注意整个房间有何不妥,却不知我要找的迷情药就放在保险箱里。当然了,这东西怎麽可以让我老婆知道。这种最新的药物,只要涂抹於皮肤就能发生效果。我顺手拿出一条钻石项链,毕竟需要一个可以接近的接口,我的手早已涂满了那种无色味的药水。『小姐,这条项链挺适合你啊,我帮你带上把。』我说着正往她走过去。

『这不好吧,我穿这身衣服,不配吧。』那女子的口气有些失望。『什麽破理由』我心中怒?道,不能让计划流产:『我给你挑件好衣服就可以了,你不用客气啊。』我立刻从房间拿来一件高档的黑色晚礼服,喏,洗手间在那边。我把衣服和项链都递给她,一是出於一种信任的暗示,另一方面,这所四面无窗,除了门以外别无出口,关了门就是一个密室,更重要的是,我把手上粘有的药物都抹到了衣服和项链上。大约过了5分钟,那女子才出来,这一刻我觉得时间都静止了,这是一件低胸的晚礼套裙,配合眩目的项链,魔鬼的身材,可以让每个男人窒息。

『先生!』,女子看到了我窘相,柔声道。『真的很美,我开始後悔了。』我的话说得很真诚也和真实,那女子俏脸一红,深深瞥我我一眼。『先生看也看了,是否可以让我走了。』『小姐是不是太无情了啊,对了,还不知道小姐称呼呢。』我开始东拉西扯,以求药力发作。可能是得了这麽大的好处,女子倒也配合,我知道她叫小茹。

看着小茹额上开始出现香汗,我心情大好,药力开始发作了。『你怎麽了?

是不是太热了』我假装关心的贴近了小茹。『别过来,我知道自己着了你的道。

』小茹怒道:『还以为你是个正人君子,想不到这麽卑鄙。』我笑道:『卑鄙谈不上吧,只是脑袋比你好使,我从来不是正人君子,所以让你失望了。』见我离她越来越近,小茹开始了用自己最後的力量开始抵抗,而我只是封死她逃跑的路线而已,等药力完全发挥了,自然手到擒来。小茹的呼吸开始急促了,我也知道时间来了。我饿虎扑食般扑了上去,小茹脚步不像原先那麽灵活,被我压在了身体下面。而我,并没有进一步侵犯,只是看着美人儿。『恶魔,还等什麽,快点完事了放我走。』小茹别过脸,一脸悲愤。『唉,你一个贼人还和我说这个,我也不和你计较,至於放你走那也是自然的事情,就不知道你到时候愿不愿意走了。』我吹着小茹的耳朵。

『哼!别以为我会留恋什麽,你也不是什麽好东西。』小茹咬着牙,脸红得和苹果似的。我扭过她的脸,正色道:『我很喜欢你,真心的喜欢,本来我是打算放过你的,谁要你开口了,从我抱住你的那刻起,我就不打算在放过你了。』『你无耻、你无赖!』小茹哭了。晶莹的泪珠被我一疑吻去,我又寻上她的唇,但她贝齿紧闭,仍凭我的舌头如何用功,就是撬不开。打定主意,我左只手攀上了小茹傲人的乳峰,两只手指搓捏起她乳头,『噢!』被这突如其来动作一刺激,小茹娇呼一声,贝齿轻启,我的大舌自是乘虚而入,与她的丁香绞缠在一起,用力的攫取着她的香津。

不知是意识还是药力的作用,小茹开始回应我,她一手抱住我的头,另一只手朝我的下身袭去。我硬是把吊带从两肩退下,礼服滑落至小茹的胸下,一对饱满高挺的乳房展露无遗,我双手紧握着双乳,两指不时夹弄乳头,小茹娇声不断,眼如媚丝,春情昂然。我不禁感叹药物功不可没。

我心里虽这麽想,手上却没有放松。右手已探入裙中,向她的神秘进发。小茹的内裤是镂空的丝制物,很薄,紧贴着肉唇,蜜汁早已渗出许多,而不时触摸到伸出的阴毛又是一种刺激。我把手放到小茹面前:『看,你个小东西竟然湿成这样,天生的骚货。』看着我湿漉漉的手指,小茹怒叱道:『你个无耻之徒对我用药还说这个,不要脸。』说罢,又把头扭向一边。『我知你只是气愤我的手段,身体的感觉是骗不了人的,你看看自己的说抓着什麽啊』我指着自己的下身。

『呀』,小茹把手一松,自然知道那是我的肉棍,却还是大感惊讶。我大笑一声,一口含住了她涨的和葡萄似的蓓蕾,用力的吮吸起来。『嗯……不要啊!』小茹意识里仍然在拒绝,但双手却紧紧抱住我的头停留在她的双乳前。我不安分的手已退去了小茹内裤,她的私处完完全全暴露在空气里,散发出一种淫靡的味道。我的右手在蜜洞口徘徊,不时的点触那颗充血的小豆,就是不入其门。此时的小茹已是意乱情迷,只是在享受这种快感和『折磨』,只听她脚哼道:『好哥哥,快进去啊,人家里面好热哦!』说着小手开始套弄起我的肉棍,此时我俩已是赤裸相见。我哪里肯放过玩弄她的机会,一口咬住她的小肉粒,斯磨起来。『噢--哦--噢--弄死人家了。』小茹的淫声不断刺激着我,我也用最热烈的挑逗回应着她。『快进来吧,茹茹的小穴真的痒死了,噢!』小茹的真的开始疯狂了。我把她抱上了床,用滚烫的龟头在她的洞口打转,就是止步不前。『我就你了,快进来吧,人家真的不行了,快用你的肉棍干我吧。』我为之愕然,女人淫荡起来竟到了如此境地。当然,我扶正了位置,肉棍直导黄龙。『啊,疼啊』小茹两眼泪光闪闪,我自又是一番怜惜。我下身一直没动,只是死死的抵着小茹的花心,又令她骚痒起来,她竟自己开始挺动雪白的丰臀。小茹的肉道把我紧紧贴住,那种刺激已经是生产後的小月无法带来了,我也开始慢慢挺动,手指不断刺激肉粒,小茹双手紧抱着我,双峰不停的在我的穷前摩擦,以求快感。随着小茹声音的高涨,我知道她的高潮快到了,不由加快了抽插速度,只觉龟头被花心一吸,一股热浪淋在上面,浑身一颤,也把自己的精华全数留在了小茹体内。

把娇喘连连的小茹抱进浴室,两人又是一阵云雨。

我静躺在床上,想着刚才的香艳场面,回味无穷。一旁的小茹背朝着我,不知在想什麽。我从背後把她搂进怀里,柔声道:『在想什麽呢?我的小傻瓜。』小茹挣扎了一下,然後是沉默,……良久後。小茹幽幽道:『你已经把人家占有了,还不放我走吗?』说罢,转过身在我胸前哭了起来。我心里叹了口气,紧紧把住她赤裸身体,想把它融入自己体内,『别哭好吗?我说过,这辈子都不会放开你的。』『嗯!』小茹轻应了一声,便进入了梦乡。我想她会有美梦吧,而我却开始了烦恼的旅程。